【社团筹备】南阳爱心飞扬网站志愿者团队各个协会、社团、理事会筹备专贴

南阳爱心飞扬网站志愿者团队谭浩站长手机13838950324微信th214214 恤孤助学志愿者协会(筹)助学 助困 恤孤 无私 奉献  团结 规范民主的志愿者协会社团筹备中 欢迎您的加入!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1203|回复: 2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  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8-15 18:04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  海案线 2015-08-14 03:59
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  作者: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

【文章最后有完整节目视频】

        2006年3月,广西百色市隆林县一个叫王杰的人以个人名义成立了一个网站,名叫“百色助学网”,主要是为百色老区的贫困学生募集助学金。据王杰介绍,网站成立九年来,已有一万多名爱心人士参与捐款,四千多名贫困学生受到资助,募捐善款累计总额达到七百多万元。网站创始人王杰也被当地媒体誉为“大山里的天使”、人间的“阿波罗”。可是近日,我们却接连收到群众举报,说“百色助学网”存在克扣学生助学金、伪造贫困生资料等情况,希望能引起媒体记者的关注。为了探究事实真相,我们派出记者前往隆林各族自治县,对“百色助学网”真实的运作情况展开了一番明察暗访。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【解说】

        广西隆林各族自治县位于云贵高原东南边缘,是国家级贫困县,属于典型的“老、少、边、山、穷”地区,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。这里的不少孩子,尤其是女童因为交不起学费而不得不面临辍学的命运。那么,成立了9年的“百色助学网”能否真的帮助山区贫困学生改变命运呢?

        在隆林县城,记者见到了王杰。他将记者带到他在县城租住的一套简陋的房子里。在这里,一共有3台台式电脑。王杰说,这就是“百色助学网”全部的运营设备。对于为何要创办这样一家网站,王杰向记者谈起了当初的想法。

【同期声 “百色助学网”发起人 王杰:

        (我)在一个村小学里面做老师,后面就参加成人高考嘛!考上了中国美术学院,(但是)没有钱去读中国美术学院。后面就有一个网友问说,那你的学生有没有贫困的,我说有很多,然后他就第一个资助我的一个学生,后面我就把这个事情慢慢做,做到今天的“百色助学”。】

        王杰介绍说,“百色助学网”的募捐流程一般是这样的,一方面,是由学校老师提供贫困学生资料;另一方面,则是网站义工主动到贫困学生家去走访,给学生拍照,填写调查表和申请表,待资料整理好后再发布到网站,等待爱心人士捐助。

【同期声 “百色助学网”发起人 王杰:

        9年时间,帮助学生大概有4000多人,总的捐助额现在是727万,然后最大的捐助有一笔是70万。】

        9年时间,“百色助学网”收到了700多万的捐款。这是一个不小的数目。那么,对于这笔善款网站又是如何管理的?采访中,记者发现“百色助学网”上公布的联系方式全部都是王杰个人的,募捐帐号也是王杰在工商银行开户的个人账户。这不免使人对网站所宣称的“公益性”产生了怀疑。

【同期声 “百色助学网”发起人 王杰:

        现在我们是一个个人的网站,是没有正式去民政局那里注册,(所以)我们是没有对公账户。】

        按照我国《公益事业捐款法》规定,只有公益性社会团体和公益性非营利的事业单位才有资格发起募捐,个人是不能从事募捐活动的。王杰成立的“百色助学网”9年来都没有到当地民政部门注册备案,显然是一个不具备合法资质的助学网站。那么,通过这个网站募集到的爱心捐款能否足额的发放到学生手中呢?

【同期声 “百色助学网”发起人 王杰:

        这个学生得资助了2500元,我们就会发给他2500元,他得资助5000元,我们就发给他5000元。】

        王杰说,爱心人士打来多少钱,他就会给学生转去多少钱。那么开展助学工作,维系网站运作的资金又从何而来呢?记者了解到,王杰夫妇没有固定工作,目前在县城租房居住。为了维护网站运营,王杰还长期聘请了2名学生来做助手,每人每月发给1000元的工资。

    【记者:您这个网站的运营费用是怎么来的?

       “百色助学网”发起人 王杰:现在是这样,我们每年在这个网站里面募捐2万元钱,2万元钱来做运作的经费,还有一个就是有一个爱心人,他每年都赞助了2万元钱的活动经费。】

        按照王杰的说法,爱心人士的捐款是足额发放,网站的运营费用又是专项募捐的。网站除了没有合法备案的手续,其他一切似乎运行的井井有条。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记者在“百色助学网”上,随机抽取了一个被捐助的孩子进行调查。在两张照片中,这个孩子分别举着接受捐款500元和300元的牌子。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        这个女孩家在隆林县沙梨乡,这里群山环抱,白云缭绕,山路逶迤。对于城里人来说,这是难得一见的美景,然而对于大山里的孩子而言,这却是他们必须逾越的屏障。经过近1个小时的艰难跋涉,记者终于找到了这个接受捐助的孩子小丽。

【同期声 贫困学生 小丽

记者:你接受了一些助学是吗?

小丽:嗯

记者:两次是吗?

小丽:嗯

记者:是多少钱呢?

小丽:一份是500一份是300,然后那个老师给了我700。

记者:他一共给了你多少钱?

小丽:700块

记者:那为什么少一百块呢?

小丽:他说那是他的介绍费以及整资料的辛苦费吧。】

        小丽告诉记者,原本说好的800元助学款,王杰只给了她700元就再没有下文了。为了更多了解“百色助学网”助学金实际发放的情况,记者再次从网站上“最新捐款”一栏中随机挑选了一位曾经接受过5000元助学金的孩子进行调查。

【同期声:贫困学生 小娟

        有一个南京的叔叔,他给我捐了5000块钱,让我拿来做学费,王杰就说给你4000,他也没有说原因,我同学就告诉我,他(王杰)会要20%的费用。】

        为了证实这一点,小娟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她与王杰之间就这笔助学金分配的QQ聊天记录。

        学生:叔叔(捐款人)说让我们去你那里要。叔叔不是打钱过来了吗?没事,你要服务费一千也可以,我们要四千得了,你也很辛苦。

        王杰:这个是网站运作的。】

        小娟说,王杰以“网站运作”的理由截留了1000元,但是应允给她的4000元助学金到现在也没有到位。小娟告诉记者,她是从同学的口中知道“百色助学网”的,与她一起接受过这个网站资助的学生,基本都存在助学金被克扣的情况。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【导语】

        在记者面前,王杰信誓旦旦的说,“百色助学网”募集到的所有善款全部都会发放到贫困学生的手中。然而,在记者的随机调查中,这番言论却明显站不住脚。一个不具备公益资质的网站,在9年间募集到了700多万的助学善款。这笔巨款是否真的改变了山区贫困孩子的命运?在助学金发放的过程中,王杰除了克扣还会做出哪些不为人知的事情?“百色助学网”的运作还可能隐藏着哪些秘密?为了彻底弄清楚这些问题,我们的一路记者以爱心助学人士的身份与王杰进行接触。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【解说】

        接到由记者乔装改扮的爱心助学人士打来的电话,王杰非常高兴。见面后,为了取得爱心人士的信任和支持,王杰迫不及待的安排前往隆林的山区探访贫困学生。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,王杰与记者翻越崇山峻岭,驱车数百公里,对隆林县的沙梨、克长、者浪等几个乡镇的十余个村寨贫困孩子的家庭进行走访。

        在走访的过程中,记者发现王杰确定这些贫困孩子身份的方法非常简单。那就是在村寨中找一户房屋简陋房屋,叫来周围玩耍的孩子进行拍照,然后留下电话和联系方式。这边不免让记者对“百色助学网”上一些孩子资料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。

        为了打消疑虑,稳住记者,在交谈中,王杰表示对于贫困孩子的资料,他只能保证部分的真实的。

【非正常拍摄】

【王杰:90%孩子的资料是真实的,10%是假的。】

        在两天的接触中,王杰与记者愈发熟络起来。对于“百色助学网”是否存在截留、克扣助学金的情况,在王杰的谈话中,也得到了印证。

【同期声 记者:我打五千到那个学生那里去,学生收到五千,你这边怎么提得钱出来?

        百色助学网发起人 王杰 :比如说老板捐了五万,他肯定要求有五万的账目,就是举牌、举照片那种账目。

记者:辛苦、跑腿的钱怎么出来?

王杰:这个我们有一个就是说,学生你愿意捐出10%到20%出来,他自己这边跟我说。

记者:相当于业务费?

王杰:对,可以说是业务费,可以说是你愿意捐(给网站)。比如说你老爸捐了五万给学生,我们可以要求学生拿10%或者20%出来给你们做运作的经费。

记者:这个学生肯啊?

        王杰:我们说了,学生一般百分之两百都会同意的,原来上海有一个基金会愿意捐40万来做一个学校,我就返给了2万给那个基金业务员。】

        王杰把自己如何通过“百色助学网”募集善款并截留的秘密对暗访记者和盘托出,临走的时候,他似乎觉得意犹未尽,生怕到手的肥肉掉了,一边下楼梯一边还对记者做补充说明。

        【王杰:我跟你说,以万为单位的话,我这边可以提到5%到8%个点,但是钱必须要打到我这里才行。

(你)也可以打到学生那里,我都可以操作。

记者:到时候再叫学生提(钱)出来?

王杰:嗯,对。】

       原来,所谓的网站运作其实就是克扣本该属于学生的助学金,就算爱心人士直接打到了学生的账户,王杰也要学生返回一部分。这样的“运作”寒了捐款人的心,却肥了王杰自己的腰包。

        9年来,“百色助学网”成了王杰个人敛财的工具。说起自己创办的这个网站,王杰洋洋得意。他不无炫耀的对暗访记者说,一些女童太渴望得到助学金了,他甚至可以向她们提出陪睡的要求。为了证明这一点,王杰竟然将手机里的一些不雅视频传给记者,并邀请记者与他一起“欣赏”。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王杰:我给你看视频,这是我的视频(不雅视频),你看可以,你不能录下来,这个是我们的学生。

记者:这个学生是哪里的?

王杰:小学的。

记者:小学生啊?

王杰:嗯。

记者:小学生啊?

王杰:对,五年级。

记者:这个女孩多少岁了?

        王杰:十几岁,读中专了,这个视频都是我自己的,这个(女的)是我的同事,哎呀,脸太黑了,这是我搞的一个处女的(视频)。

记者:这个女孩多少岁了?

王杰:13、14岁。

记者:这个女孩是哪里的?

王杰:是小学生。我旁边那个女孩,我是从小学五年级吃到现在,小学五年级,那时候她12岁左右。】

        在这个50分钟的不雅视频中,记者看到王杰在一个简陋的宾馆房间中性侵了一个尚未成年的女孩。视频是用笔记本电脑拍摄的,拍摄者正是王杰本人。从视频中,不难看出女孩是在王杰的胁迫下与其发生性关系的。这段赤裸露骨的视频是“百色助学网”背后隐藏的一个令人震惊的秘密。利用网站敛财已十分可耻,利用网站性侵女童更是法理难容。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        震惊之余,记者不免要问,视频中受到伤害的女孩子究竟是谁?当时她有多大?现在她在哪里?我们还能否再找到她?就算找到了她,她是否又愿意面对我们的镜头讲述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?带着一连串的疑问,我们的记者又开始了艰难的寻访。通过网站资料和多方信息比对,记者终于在百色市找到了这个不雅视频中的女孩。她的名字叫梅子,今年18岁,刚刚参加工作。她说,这段视频是在6年前拍摄的,那时候她才12岁,上小学六年级。对于这段经历,梅子本不愿意多说,但为了哪些与她境遇相似的贫困女童不再遭受类似的命运,梅子最终还是鼓起勇气,向记者道出了那段往事。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受害者 梅子:我们家经济是比较困难的,我爸月收入才几百块钱,家里面还有弟弟妹妹也要读书,所以如果没有这些助学金的话,我也没有办法继续读书了,所以,王杰给我们申请助学金,我们是很需要的。】

        梅子说,当时和她一样被性侵的还有她的发小阿彩,阿彩既是梅子的发小,也是她的同学,她们都同样生活在经济困难的家庭。了解了记者来意,阿彩接受了采访。

    【同期声 受害者 阿彩:因为当时家里面是有四姐妹在读书,家里负担很大,家里面有奶奶,奶奶又年老体衰,有只眼睛是看不见的,我就在想,如果我得到助学金的话,能给家里减轻一点负担。】

        就在两个孩子面临失学困境的时候,百色助学网的创始人王杰找到了她们,声称帮他们申请到了助学金,而且还主动开车来接她们去县城领助学金,这让梅子和阿彩喜出望外,赶紧上了王杰的车。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受害者 梅子:那时候我读(小学)五年级,有一天他(王杰)叫我们来县城领助学金,然后我跟我同学就来了,中午到县城。】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受害者 阿彩:那年我小学六年级,13岁,有一天,王杰开车把我和另一个朋友接到隆林,在夜市街的民生宾馆。】

        阿彩口中的另一个朋友就是梅子,那天,她们两人被王杰和另外一个男人开车从乡下接到了县城,出于对百色助学网的信任,也是出于对王杰的信任,这两个还在读小学的孩子毫无戒备地被带到了陌生的县城。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受害者 阿彩:因为他是一个资助人,当时我就觉得因为资助人都是帮助别人,他都是很善良的,然后我就没有什么多想,我就跟我朋友一起来了。

记者:就是说你当时对王杰是很信任的?嗯。】

        本来说好了到县城给她们办理助学金,可是,到了县城以后,王杰并没有为她们办理助学金,而是把她们带到了夜市街的民生宾馆。在那里,等待她们的是一场噩梦。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受害者 梅子:然后他(王杰)就跟我们说今天办不了,晚了,明天再办,然后就“好心”的去帮我们开了两间房,给我和我同学分开住,就在那天晚上,我就被他糟蹋了。】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阿彩:当时他有两个人,王杰和我朋友进了一间房间,我和另外一个男的进了一间房间,那个人叫杨杰,就在那一天晚上,他强奸了我。】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记者(当时)有没有想过去报警?

        受害者 阿彩:当时就很小,我就觉得,如果我报警了,有没有人去相信我,我没有想到说宾馆里面有监控,如果我想到这些的话我可能会,可是,当时太小了,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来到这里(县城)我完全是陌生的,我一个地方都不认识。】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受害者 梅子:那时候我是学生,也小,不敢告诉家里面,也不敢告诉任何人。那时候他拿了一个相机,他说帮我们拍相片,回到学校,他就给我打电话,说昨晚帮你拍了相片(视频),那时候我也不懂什么意思,后面他打电话叫我再来县城一次,然后他就给我看了视频。】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        令阿彩和梅子万万没想到的是,就在当天晚上,她们两个就分别被王杰和他的同伙性侵,她们的受害过程也被录成了视频,保存在了王杰的电脑里,一些视频还被王杰上传到了一个黄色网站。这些不雅视频,也成为王杰日后要挟梅子的工具。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受害者 梅子:这样子连续了几次,在他那里也拍了几段视频,就在那年我要毕业了,还有一两个星期要考试了,然后就发现自己怀有身孕了,我就离开学校了。】

        【受害者 梅子:本来那时候我是很想读书的,但是发现自己有身孕了之后,也不敢跟家里说,我就跟我小姨说,我小姨就带我去医院了。】

        梅子告诉记者,在王杰的手机里,还保存着至少十几个中小学生的不雅视频。他经常会拿出来给人“欣赏”,作为炫耀的资本。为了方便记忆,他还用性侵的女孩的名字来命名这些不雅视频。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受害者 梅子  王杰他不但截留了善款,还糟蹋了很多小女孩,他曾经还跟我炫耀说,他一次和三个女孩发生关系,其中有一个女孩才12岁。他甚至还强迫一些女孩子和他在山上“打野战”,还把这些女孩的视频发到网上去。】

        这个恶魔并没有随着孩子们离开小学而消失,梅子离开学校后,依然受王杰控制,一直到现在,王杰依然还在拿视频要挟梅子。至于阿彩,她上初中后,王杰还多次打电话和发QQ联系她,叫她到县城来玩,阿彩害怕不已,永远关掉了那部手机。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受害者 梅子:当我们满怀希望的为得到这些助学金来到县城的时候,却被他威胁,要和他发生关系,才能得到(助学金),所以我真的好恨好恨他。】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受害者 阿彩:就觉得他应该是很善良很善良的那种,看到我们贫困地区的孩子他会帮助我们,他可以帮助我们的,……现在觉得他不同了,觉得他这种人真的很像一个恶魔。】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【导语】

        梅子和阿彩悲惨的经历,让记者深感痛心。“百色助学网”背后隐藏的秘密,让参与调查的记者唏嘘不已。“百色助学网”的发起人王杰利用社会爱心为自己敛财,利用山区女孩的单纯,求学的渴望满足自己的私欲。然而,隐藏在“百色助学网”背后的秘密似乎还不止于此。就在本次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,记者还发现一个更深的秘密。

        就在记者的调查接近尾声的时候,接到了一个自称曾经接受过“百色助学网”资助的学生小娟的电话。他希望单独和记者见面。

       【同期声 贫困女生 小娟:他拿照片给我看,这个白衣服的叔叔,如果我放假的时候去陪他,他会给我每年三万块钱。

记者:这三万块钱是让你做什么呢?

小娟:就是寒暑假的时候去陪他,陪那个叔叔。

记者:陪他做什么?

小娟:做他的情人。】

        小娟告诉记者,她不愿意这样做,王杰就利用助学金来胁迫她。王杰说,如果不同意包养,助学金就没有了。

    【同期声 贫困女生 小娟  我说老师,你一定要把助学金拿给我,这是助学金,和包养费不是一码事,它是纯洁的。他(王杰)就逼我发裸照过去给他,用威胁的口气,后来我就从网上找了一张裸照给他,后来他就说,你的助学金不关我事,关我屁事。】

        在暗访中,王杰告诉记者,其实“百色助学网”的资助分为两种。

【同期声:

王杰:一个是纯粹的资助,一个是有条件资助。

记者:什么样是有条件资助?

王杰:打个比方说老板资助你2万块钱,一年放假或暑假过去他那里慰问一下,看一下,也有。陪老板,都有。

记者:有这种事?

王杰:有啊,怎么没有,我跟你说,说实在的,我认识很多外面来的朋友,都有这个要求的,给你看这个(手机)。

记者:这是什么?

王杰:看这个老板,我介绍了一个学生。

记者:那个学生肯啊?

王杰:哎呀,有钱能使鬼推磨,我给你看这个,我介绍的一个初中的学生。

记者:这个多少岁了?

王杰:14岁以上了。

记者:她去陪老板多久?

王杰:暑假和寒假嘛,一般老板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的。】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        原来,所谓有条件的资助就是让花季少女去为那些有着“特殊”需求的老板提供“特殊”服务。看来,百色助学网不仅是王杰敛财和性侵的工具,更是他为“好色老板”提供性服务的“淫媒”。

        那么,王杰利用“百色助学网”组织女生为外地老板提供特殊服务,究竟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遍现象?在调查中,记者找到了一段王杰委托他人物色女生的电话录音。

【电话录音】

  【王杰:反正你们介绍怎样的都行。(切)反正你能介绍一个,我给你一万得了。

    小学生不好吧?

    王杰:哎呀,只要她愿意都得嘛。小学有些都大啦,现在小学生才有处女咯,你说到中学哪个不谈恋爱。

    哎,你现在送去那两个,去年还是前年,你不是送去江西咯?

    王杰:是啊,那个老板现在来深圳那里,拓展他的生意。

    这个老板可以啊,总是要两个。

    王杰:人家有钱啊。

    要两个小妹妹,可以啊。

    王杰:这样嘛,两个你帮我物色一下嘛。】

        王杰到处找人物色小学生的心情近乎迫切,他甚至还找到梅子帮忙。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受害者 梅子: 他叫我介绍几个学生给他,14、15岁的,介绍几个给他,外面那些资助人会要,他说介绍一个给一万。 这些女孩不仅会成为爱心老板捐助的对象,而且还要和老板发生关系。甚至说到,如果是漂亮的处女还会更值钱。】

        原来,在王杰这里,助学网是生财的工具,“好色老板”是他的财神爷,而贫困女生则被他当成了摇钱树。王杰之所以会做这种事,很显然,是因为这种事来钱比募捐更多更快。

【同期声:非正常拍摄

    记者:那你介绍这个得不得钱啊,老板给2万,你会不会拿一点?

    王杰:老板会给我感恩的。

    记者:给你一部分钱?

    王杰:嗯,感恩的。

    记者:目前你帮过介绍多少了?

    王杰:帮过四五个老板介绍过了。】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受害者 梅子: 前段时间他还打我妹的主意,就说深圳有一个张先生,他在助学网上看到我妹的相片,然后要(王杰)把我妹介绍过去,然后(王杰)就拿我小时候的视频给深圳那个张先生看,他自己也说他拿我的视频给很多人看。想杀他,很想杀他,真的!】

        据调查,九年来,遭受王杰性侵的女生有的已经上了高中,有的进了大学,有的已经进入社会。她们这些孩子当中,有的仅仅只拿到了四百块钱的助学金,她们从助学网上获得的帮助微乎其微,但是王杰在她们身上烙下的却是一辈子都抹不去的伤痕。

        【同期声 受害者 梅子 这件事过后,我已经把自己封闭了两年三年,都不和外界说话,(删)因为这件事给我心灵带来的伤害太大了。 和他(男友)在一起,我总是不敢面对他,...我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,更不知道以后怎样去面对我的人生...他对你做了这么多事,你曾经想过去告他吗?我们不敢,因为他手上有我们的视频,我们说要告他,可是,都没有用的,我们都很无助,他说隆林是他的天下。】

       【同期声 受害者 阿彩 : 我没有跟他们(朋友)说,因为这件事情如果我真的说出来的话,我怕她们改变对我的看法,我怕她们会很不理解我排斥我……(抽泣)】

        9年来,王杰利用“百色助学网”这个幌子,蒙蔽了爱心人士,欺骗并伤害着善良的山区女童。我们不知 道“百色助学网”背后还有隐藏着多少秘密?但我们希望“百色助学网”背后哪些已经知道的秘密能够尽快终结。

【播后话】

        隆林,广西西北部的小山城,国家级贫困县,对于大山深处的孩子们来说,读书,也许就是他们走出大山、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,而如何才能接受教育、如何才能顺利升学呢,来自社会的公益助学也许就是他们最真实的圆梦机会。所以,这才有了山里孩子对助学金的梦寐以求,这才有了山里孩子对于“百色助学网”发起人王杰的完全信任,这才有了这些受害女孩在明知王杰的龌龊阴谋之后,却不得不受他摆布和侵犯的悲惨事实。在“百色助学网”事件调查的过程中,那些需要资助的山区孩子鲜活的面容在我们记者的脑海中不断涌现,如何动员社会力量真正帮助他们,也让我们记者陷入深深的思考。助学,这两个沉甸甸的字眼背后,蕴藏的不仅是钱财的供给,更应该是社会制度的保障,是法律法规的支持。如何让大山里的孩子有一个健康、快乐童年,让这些孩子不失尊严的长大,如何给大山里的孩子建立一个规范合法的捐赠渠道,如何让每一笔社会爱心的善款都能够完善透明,这也许是我们这个社会应当认真思考的问题。

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

       《海案线》是广西电视台新闻频道的一档大型法制类栏目,每晚20点—21点直播。本文版权归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栏目组独有,转载本文请注明来自广西电视台《海案线》栏目组,盗版必究。

原文链接http://toutiao.com/a5357122827/
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8-15 18:05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百色助学网”,民间慈善失范之乱

中国青年网 2015-08-15 08:46
记者最近却暗访到一个名叫“百色助学网”的网站,表面是在做助学,背后却隐藏了惊人的秘密。群众举报说,这个网站存在克扣学生助学金、伪造贫困生资料等情况。调查显示:网站的创始人王杰以助学金为诱饵,诱奸多名女童。(8月13日广西电视台)

打着助学的幌子,干着龌龊的勾当。助学网站站长在暗访中呈现的卑劣,用“丧尽天良”来形容亦不为过。慈善成了一块油渍斑斑的遮羞布,不掩饰、也遮不住内里的疯狂与肮脏。尽管警方介入、细节未明,但有视频有真相的媒体素材,足以完成证据链的逻辑闭环。

“作孽”二字的道德喟叹,对于这些年“百色助学网”的云谲波诡,不过是不痛不痒的过耳云烟。真正值得反思的,是下面几个令人愤懑而绝望的细节:一则,“回扣式”游戏规则成为王杰“揽客”的杀手锏。王杰称,“原来上海有一个基金会愿意捐40万来做一个学校,我就返给了2万给那个基金业务员。”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一下,如此没有底线、没有原则的慈善法则,会否让“百色助学网”成为少数企业洗白社会责任的“秘密花园”?

二则,更令人惊诧的是,王杰不无炫耀的对暗访记者说,一些女童太渴望得到助学金了,他甚至可以向她们提出陪睡的要求。为了证明这一点,王杰竟然将手机里的一些不雅视频传给记者。保存在王杰电脑里的不雅视频,甚至还被王杰上传到了黄色网站。如此堂而皇之涉嫌常年威逼利诱奸淫幼女,如此毫不设防四处炫耀“猎色”成果——竟然还能在法治监督下“片叶不沾身”,这背后究竟是怎样的功夫?那些在各色场合浏览过的旁观者,为何竟无一人哪怕是出于良知、而向司法部门举报其疑似严重违法行为?

“一些女童太渴望得到助学金了”。言外之意,没这点钱,可能真就上不了学了。但问题是,这些十来岁的孩子,尚处于义务教育兜底阶段,只要地方部门尽心尽责,再苦再穷,怎么会对助学金如此依赖?这是不是意味着,不到位、乃至缺位的福利与保障制度,把她们生生推向了恶魔身边?同样令人遗憾的是,据调查,九年来,遭受王杰性侵的女生有的已经上了高中,有的进了大学,有的已经进入社会……她们,几乎没有人站出来揭穿王杰身上的画皮。自我防护机制也好,法律权益意识也罢,她们究竟在害怕什么、又隐忍什么呢?

数字显示,截至2014年6月底,我国基金会总数就达3875家,但部分慈善组织信息不透明,频频出现信任危机。《2014年度中国慈善透明报告》显示,受调查的全国1000家公益慈善组织中,信息公开透明指数达60分以上的仅有233家,1000余名受访者对慈善组织信息披露工作满意度仅为28%。井喷的慈善资源,混乱的捐赠市场,“假慈善”浑水摸鱼,从概率上恐怕亦非难事。

就事论事地查究一个问题网站,或者惩戒一个作奸犯科者,终究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。还有多少“假慈善”、或者是半真半假的民间慈善在暗流涌动?这个问题,不能仅靠司法的个案判决来回答。构建健康有序的民间慈善秩序,让善心善款与弱势群体,不至于因“第三次分配”而被蒙骗、被屈辱、被侵害,看来依然任重而道远。(邓海建)

中纪委网站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8-15 18:05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大山里的天使”何以成了强奸女童的魔鬼

原创 2015-08-15 社论 新京报评论
以往受助人信息被粗暴展示在公共空间的行为需要停止,要充分尊重受助人的隐私。对于捐款人的探访要求和配合参加活动,只能在谨慎控制下有组织地进行。

  广西电视台8月13日报道,广西百色市隆林县“百色助学网”的发起人王杰,被发现利用助学的名义强奸女童,参与强奸女童的还可能包括其他一些捐助人。王杰此前被当地媒体誉为“大山里的天使”。


  
   在媒体播放的视频中,王杰无耻地炫耀如何以给钱的名义将少女单独带到陌生宾馆,随后诱惑加胁迫强奸,还承诺助学捐款人可以单独见受助人少女。如此令人震惊而明目张胆的行径,须依法严惩。

  就在几年前,香港法院判处李国华入狱8年。此人在云南开设了孤儿院,随后爆出性侵孤儿院女童的劣迹,再现韩国电影《熔炉》展示的弱势女童在孤立环境下的悲惨故事。

  而按王杰描述,他用捐款的名义,可以轻易将未成年人带离学校和父母身边。而受助的少女独自一人在宾馆中,被助学款的名义诱惑和逼迫,面对顶着道德光环、还手握着给钱大权的成年人,涉世不深的女童近乎任人宰割。此时,任何处于绝对强势的捐赠人如果动了邪念,受助女童很容易成为受害者。



  在这一事件发酵以后,广西的多家公益组织发表了一份自律倡议,从这一事件中吸取教训,希望阳光行善、加强道德自律等。

  但作为一个行业,仅仅依靠道德自律管不住犯罪的欲望。在这起事件中,更需要从本质上解决受助人的弱势地位,并且建立有效机制防范性侵。

  君不见,铺天盖地的助学网站上,未成年学生被拍摄照片,照片和家庭信息被详细地罗列出来,受助后不断地写感谢信,接受捐赠人的探访,配合大捐赠方的商业活动。这种强烈的不对等地位下,面对捐赠人,受助人已经彻底丧失了说不的权利,只能长期迎合。



  捐助人为了吸引捐款人,以阳光和高效的名义,对儿童权利粗暴地践踏,给受助人的自尊带来了强烈的伤害。受助人的自尊被降低以后,当有人刻意谋划进一步的犯罪时,儿童已经完全失去了任何抵御措施。那些强奸受助女童的嫌疑人,选择这样一个群体作为犯罪对象,正是看中了他们的处境,更易受到控制和摆布。

  助学和济困的行为,长期范围内还是会存在的,而借此犯罪决不能容忍。

  国际组织成熟的保护贫困儿童权利的方法值得借鉴,而对贫困儿童权利的基本尊重就是保护受助人的自尊。以往受助人信息被粗暴展示在公共空间的行为需要停止,要充分尊重受助人的隐私。对于捐款人的探访要求和配合参加活动,只能在谨慎控制下有组织地进行。如果能避免对受助儿童的过度骚扰,有助于他们极大地提高自尊。

新京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腾讯微博|CNTV爱心飞扬|南阳恤孤助学志愿者协会(筹)南阳爱心飞扬网站志愿者团队 卧龙区光明诊所办公处(七一路老干部活动中心西外一楼13号))  

豫公网安备 41130302000247号

GMT+8, 2019-1-21 13:03 , Processed in 0.337932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